返回列表 發帖

[其他] 攝影﹐就是要用圖片說話﹐讓對象發聲。

很緩慢又很趕急的﹐完成了人生第一本正式出版的書。

緩慢﹐是因為整個計劃在兩年多前已開始﹐但因自己惰性重﹐也沒有找到動力認真的做。

趕急﹐是因為正式製作的的時間只有個多月﹐在書展會場推出時﹐我還未拿過上手。



以貓為題材的書多不勝數﹐為甚麼還要再造一本﹖

我想﹐編輯的一句說話很簡潔有力﹐這書背負著一種責任。

它不是要描述貓的形態﹐標榜牠的美麗和可愛﹐也不是單單的要分享人跟貓相處的趣事。

這本書﹐是一個平台﹐讓街貓親自告訴你他們是如何生活﹐也希望讀者想一想自己跟環境的關係。



因為要將作品結集成書﹐翻看了十多年來拍下的所有照片。

看著﹐老人病發作﹐又要嘆一句「十年真係過得好快。」。



慶幸﹐認識到這麼多街貓。



技巧篇 - 以意馭劍



時常有人問﹐社區貓如何拍﹖

那要看本身對攝影的認識有多深﹐經驗有多豐富。

對於新手﹐問一個特定題材如何拍﹐言之尚早。

首要﹐是了解測光、曝光及對焦﹐認識基本。

之後﹐要不斷的拍﹐愈多愈好﹐愈密愈好﹐要把器材用熟﹐拍攝時不需要思考如何操作如何設定﹐才叫合格。

(這一點﹐港聞攝影記者的工作對我來說是最好的訓練)



掌握到操作後﹐就可以開始認識自己是如何看事物。

這涉及個人對美學的觸覺﹐學過設計或美術的人往往不需要額外的學習。從「白紙」一下子拍得不錯的人也有﹐這是天份。

沒天份如我的﹐就需要靠學習。多看相(算是看了一些)﹐多看畫(人家是這樣說﹐但我沒有看太多)﹐就當是 copy and paste﹐也可更易上手。

拍街貓﹐也是攝影﹐其實也沒甚麼特別﹐只需要很基本的攝影知識。



若果提問者是有一定資歷的﹐我就會反問﹐「你為甚麼要拍街貓﹖」。

到了某個階段﹐要拍出一張技巧上合格的照片已不是難事﹐更重要的是了解自己在拍甚麼﹐為甚麼而拍﹐及如何展示。

對於一個題材一件事物﹐觸動自己的是甚麼﹖

有了故事﹐要如何說﹖一張相﹖兩張對比﹖很多很多張完整的說明前因後果﹖說故事的方式還有很多。

畫面上有沒有需要特別的調整去配合內容﹐比如是改變色調﹖使用非常規器材營造效果﹖



就個人而言﹐我喜歡把機器可以處理的﹐都交給機器做。

從學攝影開始﹐我就幾乎只用自動對焦。近年配合自選多點對焦﹐既快亦準﹐更得心應手。

曝光﹐也是自動。從 D3 開始﹐見識到高 ISO 的可用性﹐同時開始使用 Auto ISO。

現用 D700﹐ISO 手動調到最低的 ISO 200﹐上限設為 ISO 6400﹐快門下限是1/200。

強日光下﹐使用光圈先決﹐因設了快門下限﹐就保證有一定的凝固力。快門再高也沒關係﹐那只會更保險。

暗黑下用手動﹐讓自己清楚知道快門有多慢及手震的可能性有多高。

WB﹐也是自動的多﹐反正用 RAW 可以事後調整。







拍照﹐為了說故事﹐不是為了操作工具﹐我也不覺得完全的操作每個細節是一件值得滿足的事。

能夠放手讓機器處理﹐是因為對機器有充份了解﹐對機器對自己有信心。

我希望只關注鏡頭對面的事物﹐不要讓我分心在操作上。

滿足﹐應該是來自一張滿意的照片﹐來自一個相處的時刻才對。



鏡頭﹐就兩顆﹐簡單得很。

35mm 定焦用了很多年﹐coating 花了﹐外穀也裂了。

另一枝﹐是 tele zoom 。從前用 70-200 f/2.8﹐近年改用 70-300 f4-5.6﹐膊頭輕鬆得多。

當然﹐為了效果使用一些特殊鏡頭亦可以﹐比如是魚眼鏡及反射鏡﹐那絕對是個人喜好。

我拍社區貓﹐多少是為了實在的道出牠們的生活環境和狀態﹐那就不花巧﹐用最直接的方式去拍。



TOP

出版篇 - 串起圖片來說故事



有句說話﹐在 facebook 上見過﹐在書展會場聽過。

「你都可以出返本o架﹗」。

沒錯﹐只要你覺得數量夠了﹐就可以開始摸索出一條主軸﹐找出一個中心思想﹐讓相片沿著它掛上去。

有些出版社﹐歡迎合作或者自資出版﹐甚至可在發行上配合﹐把書帶進書店。



從虛擬走進現實﹐兩年前辦了一個展覽。

機緣巧合﹐認識了出版社的編輯。

我們都有同一個想法﹐就是覺得要為社區動物做一點事。

而我我專長是攝影﹐她的專長是籌劃書籍出版。

可是﹐那時候我仍在媒體工作﹐個人狀態沒法停下來靜靜的思考﹐單是整理上二萬張圖片已叫人頭痛。



起動、放下、再起動、又放下 ...... 如是者重複了好幾次﹐兩年多後﹐大家終於認認真真的坐在一起。

那天﹐我倆加上副總編輯﹐花了四個小時﹐從五百張圖片中選出一百六十八張﹐建構出一個以圖片說故事的骨幹。

這不是簡單的工作。圖片主要分兩類﹐先是一些有大方向的﹐比如是可愛樣子、覓食、親子和生活環境等等一些比較沒針對性的。

另一類﹐是跟內文配合的。內裡有些故事﹐是親身參與或從其他義工聽到﹐我們嘗試把對題的圖片跟文章放在一起。

由於圖跟文的比例懸殊﹐對控制書的節奏是一個限制。

還好的是﹐當時出版社已定好書展的計劃﹐我們不趕書展的﹐可以有更多時間去想清楚。

後來﹐好像是另一個原先趕書展的出版計劃告吹了﹐而副總編輯又覺得骨架都已造好﹐加把勁應該可以趕在書展上推出。

於是﹐在只剩個多月及編輯仍有兩書在手的情況下﹐我們開始拼了﹗







其實我的工作量不多﹐大部份照片及文章都已準備好﹐只需要作一些小改動。

而繁重的工作﹐就落在編輯和設計師身上。

對於圖片﹐不敢說是專家﹐也可算有些心得。

對於編輯﹐可不是我我專業﹐這一點上必定要對專業人員有信心。

餘下的日子﹐大家來回交換稿件。由於工作﹐很多時晚上才有時間查看電郵﹐在深夜細閱。

由於骨架早就定好﹐不會反覆出現重大修正﹐過程也算順利。



反倒是最後關頭﹐出了個小風波。

封面是很後期才決定的。原先﹐選上了一隻三色貓從鐵欄探頭的圖片。因為書是右開(左方為書脊)﹐跟圖片不配合﹐而且內文已經付印﹐改不了﹐設計師把圖片水平翻轉去遷就。



對於一般人﹐未必看得出問題﹐但總會有人知道。首先﹐基因的關係﹐絕大部份三色貓都是雌性。碰巧﹐那三色貓已在貓隻領域計劃下絕育 (http://www.spca.org.hk/ch/animal ... lony-care-programme)﹐左耳耳尖被剪去以作記認。

水平翻轉了﹐就變成成一隻三色的雄貓。

後來﹐打算以附註形式做一些補救﹐我也同意了﹐就拿去付印。

但思前想後﹐又後悔﹐連忙叫停﹐最終用上了現在的版本。



書展前夕﹐印刷廠本就忙得瘋了﹐我也不好意思提出到廠房「睇辦」﹐都放手交給設計師。

不負所托﹐最終成品﹐大部份都是滿意的。

最後﹐少部份訂裝好的書趕及在書展開幕日從廠房直接送到會場﹐那時候的還未看過一眼呢﹗



TOP

未來篇 - 一張好圖片勝過千言萬語﹐卻勝不過一個好故事。









學攝影時﹐如是。

初當上攝影記者時﹐也如是﹐總覺得一張好圖片要有一定的技術水平﹐一個攝影師跟一般人的分野在於前者更能夠掌握器材的運用和更精通攝影語言。

這確在是愚不可及 ......

在新聞攝影生涯的後期﹐我才明白新聞攝影的真正意義 - 圖片﹐是要用來說故事。

有技術有畫面效果當然好﹐但首要條件還是具有敘事能力﹐需要帶有訊息。



在業餘層面來說﹐我覺得是一樣的。

以往﹐拍一張好圖片﹐或許真的需要很高的技術。

今天﹐器材的性能已大大提高﹐具高消費力的攝影人比以往都多﹐專業/半專業攝影門檻已很低。

當人人都是攝影師的時候﹐很多從前只有高手才拍到的﹐現在滿街都是。

而專業的﹐更為認真的攝影人﹐往往都比一般人更有能力﹐或者更願意花時間去說故事。

故事本身﹐是超越技術層面的﹐往往亦是感動觀眾的因素。



對於傳統的一群﹐比如是畫意沙龍愛好者﹐是比較難接受這想法的。

首先﹐畫意沙龍追求的似乎是一些純美學或者很心像的東西﹐不需要有訊息﹐

再者﹐圈子內有一種從技術上而非心態上求突破的追求﹐修得一身好工夫的﹐大都不願放下身段。了解不深的﹐就只顧練武不練功。

這兩點不難從大部份沙龍作品的題材(跟生活割裂)、手法(重複而且高度形式化)以及表述方式(沒有敘述意圖)看得出。



籠統的一種分類法下﹐攝影大致上分為商業、畫意和紀實三個大方向。最前者不在此詳談﹐而後兩者往往被置於對立面。

有次﹐跟一位畫意沙龍圈有名的前輩傾談﹐提到一個每年一度的大型攝影交流活動似乎對沙龍攝影不太重視 ...... 這不是很正常的現象嗎﹖

畫意沙龍彷彿要逃避﹐避免被證實美學與很多人追求的真善美不能融合到日常生活之中。

把本來已小的圈子不斷收緊﹐自覺被邊緣化是遲早的事﹐形成一個孤芳自賞的局面。

反過來﹐一些從社會議題或是個人觀點出發的紀實作品﹐都開始在形式上投入美學及藝術性手法。

雖然﹐有說紀實攝影沙龍化是有潛在危險﹐但至少可以從反面印證傳統畫意沙龍的局限性。



返回說故事﹐不複雜的﹐故事不一定要驚天地泣鬼神。

最好的故事﹐不用長途跋涉去找﹐往往就在身邊。

社區中的貓﹐生活細節就是故事﹐只是未必有太多人留意到。

有一些人﹐如早年在新聞組認識的﹐多年來慢慢的進化﹐但仍把目光放在社會上﹐進行各種計劃﹐記錄社會上一些很微小的事情和變化﹐用照片說故事﹐值得尊敬。



對於認真看待攝影的朋友﹐未來﹐在於你能否說好一個故事﹐而不再是你能否拍好一張相。

只要是對攝影認真及有追求的﹐都得思考一些技術以外的問題﹐過程或多或少會有壓力﹐有痛苦﹐甚至會迷失。

而我相信﹐當你可以從器材及技術的考量中跳出來﹐單純的去感受事物﹐總會找到自己的方向。

TOP

返回列表